• 网站首页
  • 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公开 >> 庭审公开

    谢小华、舒增强犯盗窃罪一案庭审

    信息来自: 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者: sgb    发布时间: 2017-11-20    点击率:531 次

      案由:盗窃罪

    开庭时间:20179141030

    开庭地点:蓬溪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第一次开庭。

     

    书:法警,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是否押解到候审室?

    警: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已押解到候审室候审。

    书(站立):现在宣布法庭纪律。

    (一)到庭的所有人员,要服从法庭指挥,遵守法庭礼仪;(二)不得鼓掌、喧哗、哄闹、随意走动;(三)不得对庭审活动进行录音、录像、摄影,或者通过发送邮件、博客、微博客等方式传播庭审情况,但经人民法院许可的新闻记者除外;(四)旁听人员不得发言、提问,有意见可在闭庭后提出;(五)关闭手机;(六)不得实施其他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

    违反上述纪律,情节较轻的,合议庭应当警告制止并进行训诫;对不听制止的,可以指令法警强行带出法庭;情节严重的,报经院长批准后,可以罚款或者拘留。

    书:请检察人员、辩护人入庭。(执行)

    书: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庭。(执行)

    书:报告审判长,本案诉讼参与人已全部到庭,(证人已到证人室等候出庭),被告人已在候审室候审。开庭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

    审: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现在开庭。

    审:传被告人谢小华、舒增强。

    审:由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向法庭陈述自己的姓名、出生年月日、民族、出生地、籍贯、文化程度、职业、住址。

    上:谢小华,男,1983225日出生,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德阳市旌阳区天元镇。

    被:舒增强,男,197212日出生,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汉族,文盲,无业,户籍地德阳市旌阳区天元镇。

    审:由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向法庭陈述是否受到过法律处分,是否被采取了强制措施,以及强制措施的种类及时间。

    上:2002411日因犯破坏电信设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0971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41014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被:199636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2010123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审:基本情况是否属实?

    上:属实。

    被:属实。

    审: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收到一审法院的判决书没有,是否在开庭三天前收到本院传票?

    上:收到了,是开庭三天前收到传票。

    被:收到了,是开庭三天前收到传票。

    审:本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条之规定对谢小华、舒增强犯盗窃罪一案进行公开审理。

    (如属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则说明)

    审:本合议庭由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审判员李飞鸿、郑继兵、席晓英组成;审判员李飞鸿担任审判长,书记员赵清锐担任法庭记录。公诉机关遂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赖红军、代高鹏出庭履行职务;

    四川诚中成律师事务所律师任本刚、陈肖蓉担任上诉人谢小华的辩护人;

    审: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被害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及法定代理人)听清楚没有?

    上:听清楚了。

    被:听清楚了。

    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之规定,上诉人、原审被害人、被告人、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有申请合议庭成员、书记员、公诉人、鉴定人和翻译人员回避的权利。是否要求回避?

    上:不要求回避。

    被:不要求回避。

    辩:不要求回避。

    审:被害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听清楚没有,有无异议?

    上:听清楚了,无异议。

    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九十三条之规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被害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和被告人以及他们的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有权提出证据;申请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物证,申请重新鉴定或勘验。经审判长许可,有权对证据和案件情况发表意见和相互辩论。在法庭辩论终结后,被告人享有最后陈述的权利。

    审:听清楚没有?

    上:听清楚了。

    被:听清楚了。

    审:(鉴定人退庭)现在开始法庭调查,由审判员宣读一审判决(略,详见一审判决)。

    审:上诉人谢小华你的上诉理由是:1.你认为一审认定事实错误;2.你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你负责销赃和分配赃款的事实认定错误;3.一审对你量刑过重,请求改判。(详见上诉状)上诉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还有无其他补充?

    上:以上诉状为准。主要是说盗窃第一辆面包车。

    任:以上诉状为准。

    陈:以上诉状为准。

    被:没有补充。

    审:根据你上诉状说127日盗窃你不知道?

    上:是。

    审:是否坚持第二个上诉理由?

    上:坚持,没有新的上诉理由。

    审:辩护人有无问题发问?

    任:你们每次盗窃前谁找谁?

    谢:不一定,有时候我找他,有时候他打电话找我,我认定的是我打电话找他。

    任:盗窃过程如何分工?

    谢:他负责开车,我具体实施盗窃。

    任:面包车盗窃都是这样?

    谢:不是,盗窃车辆我具体实施盗窃,后面两次我参与分工。

    任:蓬溪盗窃罗仁华面包车你们从哪里出发?

    谢:德阳。

    任:怎么商量?

    谢:我给舒增强打电话邀约他一起,在他出租屋商量去南充盗窃事宜。

    任:怎么到蓬溪的?

    谢:当时到蓬溪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过,时间来不及,改变地点。

    任:到蓬溪后怎样?

    谢:在蓬溪下面舒增强车坏了,我们租了个车拖到蓬溪阳光城附近,我提出今晚休息修车,舒增强说取钱,就分开了。我进房间他给我打电话说他偷了面包车在返回途中。

    任:分开前商量蓬溪偷车?

    谢:没有。

    任:你什么时候知道?

    谢:开房后房间里。

    任:你们去蓬溪转没有?

    谢:没有。

    陈:盗窃车辆分工?

    谢:第一辆面包车我不知道,他盗窃完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第二天他回蓬溪,我们找地方修车,过年没有地方修车,到晚上我给他说坐车回去,过完年再回来修车,他说他还需要给钱打车吗,直接偷一个。

    陈:你有无盗窃车辆技术?

    上:没有。

    陈:你在蓬溪上诉的面包车有无分到钱?

    上:没有。

    审:检察人员有无问题发问?

    检:没有问题问谢小华,单独问舒增强。

    检:你和谢小华怎么认识的?

    被:他的一个监狱朋友介绍,我以前是开野地。

    检:是谁怎么商量盗窃?

    被:他喊我去跟他一起挣钱。

    检:上诉人提到2017127日,你们刚才说要到南充去实施盗窃,谁提出?

    被:全部他提出,他联系我说去南充挣钱。

    检:说其他没有?

    被:没有说,我理解就是挣钱。

    检:你们采取什么方式?

    被:我开车,他喊我停就停,走就走。

    检:你内心知道什么?

    被:就是挣钱。

    审:偷东西?

    被:是。

    检:到蓬溪说车子故障?

    被:我们从德阳到南充,到高速路出口说加油,刚好到蓬溪车坏了,打不燃火,找了个出租车拉到城里,我说腊月二十九找不到修车,他说来都来了去偷车,他说偷不来,我去偷了。我就心慌就偷了往回开,他就守我自己车。

    检:为什么往德阳开?

    被:我心慌,不知道。

    检:偷了联系没有?

    被:联系了。

    检:打算干什么?

    被:打算另外作为作案工具,刚好走到德阳大雾,车翻了。

    检:你们盗窃东西怎么处理?

    被:全部谢小华处理,我只处理了手机和红酒。

    检:你只处理了手机和红酒?

    被:恩,所有都是他处理。

    审:你在侦查机关供述是否属实?

    被:属实。

    审:127日车坏了才想去偷车?谁提出?

    被:记不清了。

    审:你们弄车商量了的?

    被:绝对商量了,我不可能一个人去。

    审:盗窃成功后怎样?

    被:马上给他打电话。

    审:127日你们准备刀南充那边去盗窃?

    被:是。

    审:谁提出?

    被:谢小华。到南充盗窃,喊我只负责偷车。

    审:法警带上诉人谢小华到庭。

    审:127日你和舒增强二人准备去南充盗窃?

    上:是。

    审:当时车辆出现故障你们两个怎么商量的?

    上:车辆出现故障找地方修车,打了电话没人修车,没法就在路边找了辆出租车就拖到城里。

    审:你晓得舒增强做什么?

    上:我们车子拖了蓬溪县广场附近我就跟舒增强商量的意思,我说今天晚上就不做了,车烂了,改变作案地点因为时间关系,下高速车坏了耽搁时间。我们原来是准备去南充实施盗窃,后面准备改变到蓬溪作案。

    审:你们商量了?

    上:商量了。

    审:是否还需要出示一审证据?

    检:不需要。

    上:需要。舒增强证明我商量偷车的证据。我们没有商量。

    审:这是辩论观点。

    上:其他不需要。

    被:不需要。

    辩:不需要。

    检:不需要。

    审:上诉人、被告人及辩护人有无新证据出示?

    上:没有。

    被:没有。

    辩:没有。

    审:检察人员有无其他新证据出示?

    检:没有。

    审:法庭调查结束,现进行法庭辩论。

    上:以上诉状为准。

    陈:1.上诉状相关事实理由充分说明了,不再赘述。2.本案上诉人谢小华是否参与了蓬溪第一辆盗窃面包车是不成立的。我们查阅了案卷材料。舒增强在公安机关供述是到蓬溪后他们商量偷车,是找一个车子替换故障车配件。但是谢小华向公安机关供述他们经过车子故障后舒增强叫他在蓬溪守故障车,他去换。谢小华进宾馆舒增强打电话说偷了车回德阳。双方供述是矛盾的,不清楚哪一方说谎。通过本案调查,舒增强本身具有偷车技术,盗窃该车辆之前双方没有具体商量指向本案涉案车辆。因此舒增强对该车辆盗窃是他个人行为。谢小华即使有偷车,但是他至始至终没去。他没有商量过,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双方互相矛盾证实,是孤证,对于被告人来说,谢小华参与偷这个面包车不能成立。一审认定上诉人负责销赃和分赃,但是从公安机关讯问舒增强供述中明确承认他出卖了一部分东西,而且平分赃款。因此双方在分赃、销赃地位平等。不应当认定上诉人对此承担相关刑事责任。同样盗窃事实、分赃,将上诉人比舒增强量刑高,是不公平的。积极退赃,上诉人退了27900元,舒增强1500元,可以看出上诉人有悔罪表现比舒增强更积极。应该值得肯定。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上诉理由,对其从轻判处。

    陈:1.共同犯罪中,各共同犯罪人行为指向同一个目标,舒增强和谢小华当时犯意是车内物品,不是车辆,对于127日凌晨偷的面包车并没有事先、事中通某,和告知。只是舒增强一人供述,孤证不能定案。2.一审判决认为上诉人负责销赃和分赃的事实认定是有错误的,谢小华和舒增强两个并没有说哪个销赃及价格是否合适都会进行商量。分得赃款是平均分配。所以一审认定2017127日凌晨偷的长安面包车及销赃、分赃事实有一定出入。

    检:1.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从一审判决中查明事实显示二人多次盗窃前科,刚刚出来20163月才刑满释放。通过庭审调查,谢小华主动邀约舒增强,不是每次,但是大部分都是谢小华联系舒增强。口头用于都是说找钱,从查明事实和认定事实你们是连续作案,找钱就是盗窃车辆,奥车窗,盗窃车内物品。作案方式是碰到哪个车就盗窃,不可能约定说盗窃哪个车。你们提到有争议的盗窃事实,你们二人共同到蓬溪,车辆故障,如果舒增强个人离开,不会不告知他去干什么。他最后去找车,就是盗窃。你说没有共同故意,这段时间连续作案,你说割裂开来不知道,法律和事实都不能成立。针对上诉人提出销赃和分配赃款的问题,法庭调查问了你们。你们所盗窃财物原审被告人只拿了2台手机2瓶红酒,你们盗窃事实,绝大部分赃物是上诉人销赃,不能否认分配赃款盗窃事实,包括分配赃款上诉人就不负责。赃物变成款项是上诉人实施。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审判合法,量刑适当,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审:法庭辩论结束,最后陈述。

    上:我给舒增强一起商量出去找钱,盗窃车辆在蓬溪从我跟他在一起就明确了,就说在舒增强盗窃第一辆面包车前我从来不知道他盗窃车辆技术,在我和他分开后舒增强找车的事实,我不承认。当时我们分开之前到蓬溪之后我跟舒增强商量。我希望以事实未基础,法律为准绳,给我公平公正判决。

    被:我请求给我从轻处罚。

    审:今天庭审活动到此结束,休庭后合议庭将进行充分评议,现在闭庭。闭 庭!(敲法槌)

     

    司法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