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公开 >> 庭审公开

    被告人李建春犯贩卖毒品罪,黄超、任华彬、余军犯运输毒品罪一案庭审

    信息来自: 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者: sgb    发布时间: 2017-11-20    点击率:1842 次

      

    案由:贩卖毒品罪、运输毒品罪

    开庭时间:2017913日上午930

    开庭地点:刑事第二审判庭,第一次开庭。

     

    书记员:法警,被告人是否押解到候审室?

      警:被告人已押解到候审室候审。

    书记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庭规则》,现在宣布法庭纪律:

    第一条 全体人员在庭审活动中应当服从审判长的指挥,尊重司法礼仪,遵守法庭纪律,不得实施下列行为:

    (一)鼓掌、喧哗;

    (二)吸烟、进食;

    (三)拨打或接听电话;

    (四)对庭审活动进行录音、录像、拍照或者使用移动通讯工具等传播庭审活动;

    (五)其他危害法庭安全或妨害法庭秩序的行为。

    第二条 检察人员、诉讼参与人发言或提问的,应当经审判长许可。

    第三条 旁听人员不得进入审判活动区,不得随意站立、走动,不得发言和提问。

    第四条 媒体记者经许可实施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行为,应当在指定的时间及区域进行,不得影响或干扰庭审活动。

    第五条 对违反法庭纪律的人员将予以警告;对不听警告的,予以训诫;对训诫无效的,责令其退出法庭;对拒不退出法庭的,指令司法警察将其强行带出法庭。

    第六条 行为人违法本纪律第一条第四项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暂扣其使用的设备及存储介质,删除相关内容。

    第七条 行为人实施下列行为之一,危及法庭安全或扰乱法庭秩序的,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一)非法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刀具或者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毒害性、腐蚀性物品以及传染病病原体进入法庭;

    (二)哄闹、冲击法庭;

    (三)侮辱、诽谤、威胁、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诉讼参与人;

    (四)毁坏法庭设施,抢夺、损毁诉讼文书、证据;

    (五)其他危害法庭安全或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

    书记员:公诉人、辩护人入庭。

    书记员:值庭法警入庭执行职务。

    书记员:全体起立。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庭。

    审判长:请坐下。

    书记员:报告审判长,庭前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报告完毕。

    审:(敲击法槌)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现在开庭。

    审:法警,传被告人李建春、黄超、任华彬、余军到庭。

    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九十条的规定,法庭现在对被告人的基本情况进行核实。到庭被告人叫什么名字?向法庭陈述你的出生年月日、民族、出生地、文化程度、职业、家庭住址。

    李:李建春,男,1982417日出生,汉族,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人,初中文化,无业,住成都市金牛区。

    黄:黄超,男,19761221日出生,汉族,重庆市潼南县人,初中文化,无业,现住重庆市潼南县桂林街道办事处中间坡。

    任:任华彬,男,1978107日出生,汉族,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人,初中文化,无业,现住遂宁市船山区。

    余:余军,男,1973824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人,现住遂宁市安居区安居镇街村。

        审:你是否曾经受过法律处分?受过何种处分?是什么

    时间、什么原因受到法律处分的?

    李:无。

    黄:无。

    任:无。

    余:无。

    审:因本案你是什么时间被刑事拘留的?什么时间被逮捕的?

    李:20161022日被拘留,同年1125日被逮捕。

    黄:2016924日被拘留,同年1027日被逮捕。

    任:2016921日被拘留,同年1027日被逮捕。

    余:2016921日被拘留,同年1027日被逮捕。

    审:你是否在开庭10日前收到了本院送达的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副本?

    李:收到了。

    黄:收到了。

    任:收到了。

    余:收到了。

    审:你是否在开庭3日前收到了本院开庭传票?

    李:是。

    黄:是。

    任:是。

    余:是。

    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本院今天依法公开审理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李建春犯贩卖毒品罪,黄超、任华彬、余军犯运输毒品罪一案。

    审:现在宣布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公诉人的名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的规定,本案由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法院审判员李飞鸿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郑继兵就是我左边这位法官、席晓英就是我右边这位,组成合议庭,书记员赵清锐担任本案的文字记录。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亚辉、苏钰程出庭支持公诉。

    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九十三条的规定,诉讼参与人在法庭审理过程中享有下列权利: 

    (1)申请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公诉人、鉴定人和翻译人员回避;

    (2)提出证据,申请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证据,申请重新鉴定或勘验、检查;

    (3)被告人可以自行辩护或委托他人辩护; 

    (4)被告人可以在法庭辩论终结后作最后陈述。

    审:被告人李建春、黄超、任华彬、余军本庭刚才宣布的权利听清楚没有? 

    李:听清楚了。

    黄:听清楚。

    任:听清楚了。

    余:听清楚了。

    审:被告人如果认为刚才所宣布的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公诉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可以举出事实和理由,申请其中人员回避。但是否回避,审判人员、书记员的回避由本院院长决定,公诉人的回避由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决定。 

    审:被告人李建春、黄超、任华彬、余军,你们听清楚没有?是否申请回避?

    李:不申请。

    黄:不申请。

    任:不申请。

    余:不申请。

    审:辩护人是否申请回避?

    汤:不申请。

    涛:不申请。

    黄:不申请。

    刘:不申请。

    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利以外,还可以委托律师或亲友为其辩护。人民法院也可以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为其辩护。被告人黄超亲属为其委托了重庆渝潼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涛担任其辩护人;被告人余军亲属为其委托了四川贤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文春担任其辩护人。由于李建春、任华彬没有委托辩护人,本院依法为二人指定了四川省明谐律师事务所律师汤洪波、黄春霞担任其辩护人。今天汤洪波、黄涛、黄春霞、刘文春律师已到庭。被告人李建春、黄超、任华彬、余军,你们是否同意上述律师为你辩护?

    李:同意。

    黄:同意。

    任:同意。

    余:同意。

    审:接下来的庭审分成三个部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被告人作最后陈述。现在开始法庭调查。在法庭调查过程中,被告人可以就起诉书指控的犯罪进行陈述,公诉人可以讯问被告人。辩护人经审判长许可,可以向被告人发问。讯问或发问的内容与本案无关的,本庭将予以制止。

    审:首先,进行法庭调查。由国家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公:(宣读起诉书)审判长,起诉书宣读完毕。

    审:被告人,刚才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听清楚没有?与你收到的起诉书副本是否一致?

    李:听清楚了,一致。

    黄:听清楚了,一致。

    任:听清楚了,一致。

    余:听清楚了,一致。

    审:法警带被告人黄超、任华彬、余军退庭侯审(执行)。

    审:被告人李建春,你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有无异议?如有异议,是对指控的哪些事实有异议?

    李:有异议。

    审:控辩双方就案件事实向被告人李建春发问。首先由公诉人发问。

    公:起诉书指控你贩卖毒品事实是否真实?

    李:真实。

    公:你在公安机关供述是否属实?

    李:属实。

    公:有无刑讯逼供?

    李:打了我的。

    公:打哪里?

    李:头部。

    公:怎么打的?

    李:用手打的耳光。

    公:你是否认识余军、任华彬、黄超?

    李:不认识。

    公:你跟余军有无金钱来往?

    李:没有。

    公:有无相互借钱?

    李:没有。

    公:你电话号码多少?

    李:15884887643

    公:920日当天给余军联系、见面?

    李:没有。

    公:你给余军猴姑包装的东西没有?

    李:没有,没见面。

    公:取钱没有?

    李:没有。

    公:920日之前几个人在成都见你没有?

    李:没有。

    公:是否认识张杰?

    李:不认识。

    公:支付宝名为有缘人绰号杰哥?

    李:不认识。

    公:发问完毕。

    审:辩护人有无问题向被告人发问?

    辩:没有。

    审:公诉人问你是否认识余军?

    李:不认识。

    审:你供述女朋友叫杨晓辉?

    李:不是。

    审:920日这天你与起诉书指控在潼南与余军见面?

    李:没有。

    审:之间有电话联系?

    李:没有。

    审:有几个手机号?

    李:一个。

    审:是不是实名?

    李:是我妈的身份证买的。

    审:这个手机号是你妈的名字?

    李:是。

    审:你妈叫什么名字?

    李:张桂华。

    审:微信的名字叫什么?

    李:我没有。

    审:你用支付宝?

    李:没有。

    审:刚才检察人员问你公安机关交代你说属实?

    李:我供述是属实的。

    审:为什么说公安机关交代说你女朋友名字不是?

    李:我离婚了的,没耍女朋友。

    审:被告人在零口供情况下根据在案证据能够综合认定,人民法院一样能作出罪责刑相适应的刑事责任,被告人认罪态度也是酌定从轻、从重处罚量刑情节。希望你能够珍惜机会。

    审:法警带被告人李建春退庭侯审,带黄超到庭(执行)。

    审:被告人黄超,你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有无异议?如有异议,是对指控的哪些事实有异议?

    黄:有异议。

    审:控辩双方就案件事实向被告人黄超发问。首先由公诉人发问。

    公:起诉书指控你运输毒品事实是否真实?

    黄:有意见。毒品不是我运输的,我只是拿1000元,2万是他借的,微信有聊天记录。

    公:你在公安机关供述是否属实,有无刑讯逼供?

    黄:没有。

    公:是否认识本案另外三被告人?

    黄:认识任华彬。李建春和余军见过一次。

    公:是否认识?

    黄:恩。

    公:跟任华彬熟悉,另外两个见过一次?

    黄:是。

    公:和任华彬有无经济往来?

    黄:借过,一直都有,他借我钱。

    公:多少钱?

    黄:几千,前头还有几千没还。

    公:余军是否认识,有无经济往来?

    黄:不认识,没有经济往来。

    公:案发前920日任华彬、余军另外一个人是在潼南见你?

    黄:见过。

    公:做什么?

    黄:吃饭、耍了会儿走了。

    公:谈购买毒品没有?

    黄:没有,说到潼南打电话,我开车去潼南吃了饭找地方坐了下,就走了。

    公:哪里坐的?

    黄:兄弟的出租屋。

    公:什么名字?

    黄:只晓得小名。

    公:为什么去他那儿?

    黄:都喜欢去他那儿,具体名字记不到。

    公:这之前你和任华彬、余军到成都见李建春没有?

    黄:就那一次。

    公:还有谁?

    黄:人多,我不认识。我进去就去隔壁,他们谈事,我打游戏吃毒品了。

    公:为什么去成都?

    黄:任华彬和余军喊我送他们去成都。

    公:做什么?

    黄:不晓得。

    公:920日当天为什么向任华彬支付21

    黄:微信有聊天记录,1千是买毒品,另外2万借给他的。

    公:刚才问你供述是否属实,你怎么交代的?

    黄:就是这么交代。

    公:你说的还,为什么说借?

    黄:沉默……

    公:92078点任华彬跟你联系没有?

    黄:记不到了。

    公:你是9201千买毒品,当时没拿到毒品,拿回来后任华彬联系没有?

    黄:打了一次电话。

    公:说什么?

    黄:记不起了。

    公:是不是晚上?

    黄:记不起了。

    公:怎么到案的你?

    黄:我在屋里守超市被抓的。

    公:发问完毕。

    审:辩护人有无问题向被告人发问?

    涛:你是否吸毒?

    黄:要。

    涛:为什么吸毒?

    黄:一直要吸毒。

    涛:每个月吸食数量?

    黄:不多。

    涛:每个月一般吸食毒品数量?

    黄:3000元左右。

    涛:平时购买冰毒大概多少钱一克?

    黄:400元。

    涛:你平时在原来供述在同案被告人那里是否购买过?

    黄:买过。

    涛:几次?

    黄:记不清楚了,反正他们带下来。

    审:你与李建春见面在哪里?

    黄:成都,送余军和任华彬。

    审:你们三个一起?

    黄:是。

    审:时间多久?

    黄:记不起了,出事前。

    审:后来见面没有?

    黄:没有。

    审:你一个月要吸食多少毒品?

    黄:34000元。

    审:毒品购买价格?

    黄:400元每克。

    审:你这次1000元买毒品,另外2万是借给任华彬?

    黄:他本来差我五千,借给他的。

    审:以前为什么供述是借他的,前后供述不一致?你说上午打1000元买多少?

    黄:5克,遂宁只要200元。我就是想买毒品吃。

    审:你供述说买10克,到底是准备买多少?转给任华彬的钱好久转的?

    黄:920日就是那天,记不起了,一个上午一个下午转的。

    审:2万分几次转的?

    黄:记不清楚了。

    审:是否通过支付宝?

    黄:是。

    审:你说跟李建春见过一次,到成都去跟李建春联系是谁联系的?

    黄:我不知道,他们两个联系,我开车送他们?

    审:做什么清楚吗?

    黄:不晓得,到屋头人多的很,我不认识,就喊我隔壁屋头吃毒品打游戏。他们谈事情。

    审:任华彬和余军去谈毒品?

    黄:不知道,他们客厅谈,人多。

    审:为什么说你只见到他们谈,你去吸毒,你对李建春印象深刻?

    黄:在看守所我都不认识,刚刚认识。

    审:见过他你应该认识?

    黄:见过一次。

    审:看到他晓得他?

    黄:认不到,只晓得名字。

    审:你只晓得他名字?怎么晓得的?

    黄:起诉书上面有。

    审:具体你们在成都跟谁联系不清楚?

    黄:不晓得。

    审:谁让你去成都?

    黄:任华彬。

    审:做什么?

    黄:送他们,我在遂宁耍。

    审:你说平时吸毒,哪里买的?

    黄:潼南。

    审:给公安机关交代卖毒品人的情况?

    黄:没有。

    审:为什么不交代?向谁买的?

    黄:卖毒品的。

    审:哪一个,什么名字?

    黄:电话联系的,不晓得名字。

    审:号码是多少?手机上有没有?

    黄:电话上有叫“刘三”。

    审:本名还是外号?

    黄:不知道。

    审:公安到检察阶段到今天大量证据在案,你就算否认在公安检察机关供述,人民法院也会依法进行审查,必须要有充分证据证明你在公安阶段供述不属实,人民法院才不会采信,本案有大量证据。同时被告人认罪态度,人民法院量刑时肯定会作为量刑情节,希望你珍惜。

    审:你在本案其他被告人地方买毒品没有?

    黄:任华彬那里买过。

    审:多少?

    黄:几次?

    审:多少钱?

    黄:不一定。

    审:2万元按照你的说法,1千买毒品找的谁?

    黄:任华彬。

    审:2万借的谁的?

    黄:任华彬的。

    审:当时借钱的时候怎么说的?

    黄:以聊天记录为准,现在记不清了。

    审:原先见过李建春?

    黄:见过一次。

    审:案发之前见过没有?

    黄:去成都见过一次。

    审:当时人多不多?

    黄:就是人多,我去隔壁小屋吃毒品打游戏。

    审:当时知道叫李建春的?

    黄:不知道。

    审:你说见过一次李建春,听来的?

    黄:看到起诉书。

    审:去成都,任华彬和余军提到跟谁联系?

    黄:走到的时候就见到了,说叫李建春,但是没有介绍,介绍了一个叫什么哥的人。

    审:是不是李建春?

    黄:没有印象。

    审:你把李建春的名字只是听来的一个哥,你自己认为他是李建春?

    黄:我看到起诉书就认为他是李建春。

    审:法警带被告人黄超退庭侯审,带任华彬到庭(执行)。

    审:被告人任华彬,你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有无异议?如有异议,是对指控的哪些事实有异议?

    任:无异议。

    审:控辩双方就案件事实向被告人任华彬发问。首先由公诉人发问。

    公:起诉书指控你运输毒品是否真实,你在公安机关供述是否属实?刑讯逼供没有?

    任:属实,没有逼供。

    公:是否认识另外三个被告人?

    任:不认识李建春,黄超和余军认识。

    公:你和黄超有无经济往来?

    任:没有。

    公:从来没有?

    任:没有。

    公:你与余军有无经济往来?

    任:没有。

    公:没有互相借钱?

    任:没有。

    公:你在案发当天920日你与余军、黄超去成都没有?

    任:我没去。

    公:希望你如实回答?

    任:我没有去。

    公:没见过李建春,案发之前?

    任:之前去过。

    公:做什么?

    任:晓不得他们做什么,我去耍。

    公:什么都不知道就去了?

    任:恩。

    公:听说他们做什么?

    任:没听说。

    公:去做了什么?

    任:见到李建春了,没做什么,他们谈的我不知道。

    公:你没在场?

    任:在场,两个房间,我不知道。

    公:你在从成都回来后去过潼南没有见过黄超?

    任:好久了,我去办事见了一次。

    公:和谁见的?

    任:余军,还有鞠伍良。(音)

    公:做什么?

    任:没说什么,吃饭在一次。

    公:潼南见黄超是你提议?

    任:他们跟我去耍,没有做什么。

    公:你当天去给黄超带毒品没有?

    任:没有。

    公:卖毒品给黄超?

    任:没有。

    公:920日当天为什么微信给黄超转21

    任:不晓得做什么。帮黄超转账。

    公:没有问钱做什么?

    任:认识,没有问。

    公:黄超为什么让你转账?

    任:我不晓得。

    公:你说余军到成都去你知道吗?

    任:我晓得。

    公:做什么?

    任:他说看病。

    公:你要求他做什么?

    任:没有。

    公:当天转21

    任:恩。

    公:当天约安居会面做什么?

    任:他喊我去耍。

    公:怎么耍?

    任:喝茶。

    公:他喊你还是你喊他耍?

    任:他喊我耍。

    公:当时你跟潼南的黄超傍晚联系没有?

    任:联系了。

    公:做什么?

    任:说余军回来了,喊我耍。

    公:为什么余军回来喊你跟黄超联系?

    任:喊我过来耍。

    公:当天为什么在车上挡获发现毒品?

    任:我不晓得车上有毒品,我喝了酒。

    公:酒哪里喝的?

    任:城头喝的?

    公:跟谁喝的?

    任:不晓得,记不到名字了。

    公:是谁?

    任:开门面做生意的。

    公:跟陌生人喝酒?

    任:认识,南门上卖水的。

    公:什么名字?

    任:只晓得姓陈。

    公:发问完毕。

    审:辩护人有无问题向被告人发问?

    辩:没有。

    审:起诉书指控是否是事实?

    任:是。

    审:起诉书指控黄超请托你帮他买毒品,而且支付宝给你转了21,然后你又转给余军?

    任:是事实。

    审:你就明知黄超转的21是买毒品?

    任:当时我不晓得是干什么的。

    审:刚才你说是事实?现在说不知道?法院根据你的供述和事实依据,不是今天说的推翻过去,而且没有依据。检察人员也问你,你说公安机关交代属实,没有刑讯逼供,所以你今天说法要注意自己的态度。认罪、悔罪表现,是否自愿认罪属实酌定处罚的情节,刚才检察人员问你细节,你都不承认犯罪事实。这是认罪态度问题。这对你量刑有重大影响。

    审:你借钱给黄超没有?

    任:没有。

    审:当时黄超把21转给你后怎么说的?

    任:买东西嘛。

    审:买什么?

    任:毒品。

    审:叫你买还是怎样?

    任:叫余军。

    审:把钱转给他?

    任:是。

    审:法警带被告人任华彬退庭侯审,带余军到庭(执行)。

    审:被告人余军,你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有无异议?如有异议,是对指控的哪些事实有异议?

    余:无异议。

    审:控辩双方就案件事实向被告人任华彬发问。首先由公诉人发问。

    公:起诉书指控你运输毒品事实是否属实?

    余:属实。

    公:公诉机关供述是否属实,刑讯逼供没有?

    余:没有。

    公:是否认识另外三个被告人?

    余:认识。

    公:与任华彬有无经济往来?

    余:没有。

    公:920日当天去成都买毒品情况?

    余:我去看病。

    公:为什么买毒品?

    余:任华彬给我打电话喊我带。

    公:任华彬给你转钱没有?

    余:转了21

    公:什么方式?

    余:微信、支付宝。

    公:向谁买毒品?

    余:李建春。

    公:怎么支付毒资?怎么给你毒品?

    余:支付宝取了给他。支付宝1万,取了1万,还有1千任华彬打错了,没要的号码。

    公:李建春和你怎么交易?

    余:交大那边。

    公:李建春怎么给你毒品?

    余:甩我车上的。

    公:哪个位置?

    余:后排。

    公:一起去的还有谁?

    余:还有耍的好的女的一起看病。

    公:她晓得不?

    余:不晓得。

    公:回遂宁给谁?

    余:任华彬。

    公:哪里见面?

    余:安居。

    公:见面怎么做的?

    余:拿给我拿到重庆,给黄超。

    公:谁联系的,他怎么不过了拿?

    余:任华彬跟黄超联系。

    公:哪里联系?

    余:加油站。

    公:任华彬怎么说的?

    余:喊我和他一起去。到潼南去。

    公:黄超不来拿,你们送过去?

    余:是。

    公:案发前见李建春?

    余:去过,和任华彬。

    公:为什么去?

    余:去耍。

    公:哪个去耍?

    余:我们三个。

    公:谈事情没有?

    余:没谈。

    公:你知道做什么?

    余:不晓得,去耍。

    公:潼南见黄超没有?

    余:去了。

    公:跟谁去的?

    余:任华彬、鞠伍良。去耍。

    公:谈什么没有?

    余:买毒品的事情。

    公:当时谁提出买毒品?

    余:黄超。

    公:怎么提出的?

    余:我是任华彬说的。

    公:你们是不是在一起?

    余:是。

    公:黄超提出买多少?

    余:一条,不清楚是多少。

    公:为什么找你买毒品?

    余:黄超没找我,任华彬说的。

    公:为什么任华彬找你?

    余:我跟李建春联系的。

    公:怎么联系?

    余:喊我帮他们问哈,我打电话问哈。

    公:价格谈下来没有?李建春怎么说?

    余:45,说还要找。

    公:谈41没有?

    余:没有。买那天谈的。

    公:发问完毕。

    审:辩护人有无问题向被告人发问?

    刘:余军对他犯罪事实承认的,只是表达方式有问题,他说一直愿意悔罪、认罪,说在潼南耍,是任华彬以耍的名义约他,他是认了事实的。

    刘:到潼南去哪个约你,还是你约的?

    余:任华彬约我,开车接我。

    刘:你去简阳借车干什么?

    余:看病。

    刘:怎么又去成都?

    余:任华彬打电话给我喊我带下,开始我不同意。

    刘:成都当时是谁邀约你去?

    余:也是任华彬和黄超接我去成都耍。

    刘:920日前后当天下午是临时任华彬给他打的电话。

    刘:没有。

    涛:当天和李建春谈41

    余:后面说的。

    涛:当天说45,为什么当天给李建春2万?

    余:是他们喊带回来先付2万。

    涛:他们是指谁和你联系?

    余:任华彬。

    涛:2万元到了再给?

    余:是。

    汤:没有。

    霞:没有。

    审:你们案发前与黄超、任华彬去成都见李建春?

    余:见了。

    审:说买毒品?

    余:没说。我不晓得,我睡到耍。

    审:案发前你与任华彬一起去潼南有黄超一起见面?

    余:见了。

    审:说到买毒品事情?

    余:吃了饭后去他家里说的,任华彬给我说的。

    审:当时谁在场?

    余:鞠伍良,黄超、任华彬、我们四个。

    审:任华彬怎么说的?

    余:说问我找不找得到,我说打电话。

    审:给谁找?

    余:黄超找。

    审:当时你给李建春联系没有?

    余:当时联系了。

    审:联系中说价格、数量?

    余:说了。

    审:多少?

    余:45

    审:最终确定920日谁叫你去成都购买毒品?

    余:任华彬,本来是看病。

    审:黄超给你联系没有?

    余:一直没有。

    审:你支付给李建春的钱在成都怎么支付?

    余:支付宝支付了1万,取了1万。

    审:21,还有1千?

    余:以前支付宝没用转错了,取不出来。

    审:任华彬转给你的当天?

    余:是。

    审:你如何知道李建春有毒品卖?

    余:李建春以前认识在一起坐到耍谈起的,他在收废木板。

    审:认识后李建春谈到他有毒品的来源?

    余:是。

    审:任华彬提出帮黄超找你就想到李建春?

    余:喊我打电话问下。

    审:41的价格给任华彬说没有?

    余:说了。

    审:直接给任华彬说的?

    余:只给他说了。

    审:任华彬说买了后给好处没有?

    余:没有。

    审:任华彬邀约你去潼南耍?

    余:是。

    审:过去认识黄超吗?

    余:不认识,前面去成都认识的。

    审:去潼南去认识黄超?

    余:是。

    审:通过任华彬认识?

    余:是。成都去的时候认识黄超。

    审:任华彬邀约你去潼南,黄超接待?

    余:是。

    审:怎么说买毒品?

    余:任华彬说的。

    审:你听到黄超说买毒品没有?

    余:没有听到。

    审:任华彬什么时候说的买毒品?

    余:我们四个一起吃饭后说的。

    审:说的时候黄超在不在?

    余:在。

    审:黄超听到说的?怎么说的?

    余:他说给他找下。

    审:给谁找?

    余:黄超。

    审:找多少?

    余:一条。

    审:有没有说找了毒品有什么好处?

    余:没有。

    审:你当时怎么想的,从中赚?

    余:我想的就是牵线。

    审:怎么认识李建春?

    余:李建春在安居收废木板,有几年了。

    审:他在安居收废木板认识,认识他吸毒吗?

    余:不晓得。

    审:怎么说到吸毒?

    余:后面去年我开始吸毒,才和他坐一起,才晓得他有。

    审:他说他能买到毒品?

    余:他联系得到。

    审:你和李建春这一次起诉书指控的怎么联系的?

    余:电话联系。

    审:你电话号码?

    余:记不到了。

    审:有几个?

    余:一个。

    审:这个电话是否你的实名?

    余:不是,我兄弟王伟的。

    审:你兄弟怎么叫王伟?

    余:我开车带的徒弟,认的兄弟。

    审:你跟李建春联系的电话是用的王伟的名字的电话号码?

    余:是,以前电话我在甘孜话费用完了没有用了。

    审:李建春电话多少?

    余:我手机存的。

    审:是不是写的李建春?

    余:不是,想不起的。

    审:怎么跟李建春联系?

    余:我只有翻,真的记不到手机上李建春的名字写的什么。

    审:你认为是李建春,总有几号?

    余:没写李建春,写的建春。

    审:你当时用王伟户头号码跟建春联系?

    余:是。

    审:法警带被告人李建春、黄超、任华彬到庭(执行)。

    审:控辩双方有无需要对质的问题发问?

    公:没有。

    辩:没有。

    涛:当天在黄超家里吃饭,谈到黄超邀请购买毒品?

    任:谈过。

    涛:购买多少?

    任:不知道。

    涛:购买价格?

    任:不晓得。

    涛:920日当天电话说毒品?

    任:不晓得。

    涛:先给一半余军,剩下的给?

    任:不清楚。

    审:920日挡获你与任华彬去潼南查获的车上毒品是谁的?

    余:成都买的,李建春那里买的。

    李:不是。

    审:当时怎么付款?

    余:支付宝取现,两个一起,柜员机取的。

    审:拿毒品车上其他人有没有?

    余:一起看病的蒲成蔚。

    审:李建春哪里给你毒品?

    余:他家里提下来甩我车上。

    审:包装?

    余:饼干盒子。

    审:拿给你的时候蒲成蔚看到没有?

    余:看到了的。

    审:黄超,当时任华彬和余军到潼南找你耍,你接待是否提出要找任华彬给你买毒品?

    黄:没有。他们到了我就去饭店吃饭,吃饭后就在楼上坐了会儿就走了。

    审:找他们买毒品没有?

    黄:没有。

    审:后面找没有?

    黄:920日买1千。

    审:20日那天才找的?

    黄:是,电话联系的。微信联系任华彬。

    审:你在电话里喊他买多少?

    黄:说的1千。

    审:为什么说21

    黄:2万是借的。

    审:任华彬什么时候借的?

    黄:下午。买1千之后,转的2万给他。

    审:1千元毒品什么时候转的?

    黄:上午转的,他说下午借2万。

    审:怎么知道任华彬有毒品?

    黄:平时买的,记不到多少次。

    审:有无其他人知道?

    黄:不知道。

    审:平时怎么支付?

    黄:有时候在遂宁就是现金。

    审:有无证人?

    黄:没有。

    审:买毒品,有无给其他吸毒人员摆过?

    黄:没有,只有我晓得。我在遂宁耍才找他,平时很少找他。

    审:是否认识余军?

    黄:只见到12次面,潼南和成都。

    审:谁的家?

    黄:不知道。

    审:知道了李建春?

    黄:不知道,是一个什么哥。

    审:找任华彬买1千毒品没有找余军?

    黄:没有。

    审:黄超说的是否属实?

    任:不是。

    审:是怎样的?

    任:转钱是买毒品,我也没跟他借钱。

    审:什么时候说买毒品?

    任:不是920日,是之前。

    审:什么情况下说的?

    任:潼南坐到耍的时候,余军在,鞠伍良在。

    审:你们坐到耍,黄超提出请你帮他买毒品,他们听到没有?

    任:听到了,我说买不到,余军说他问下。

    审:你说买不到,余军说他买得到?

    任:他说他问下。

    审:他找你买毒品说买多少?

    任:没有。

    黄:不是这样。潼南没说买毒品,他到了接近12点我开车接他们,他们开的尼桑,我们去饭店吃饭,我说下午有事去坐下,就去兄弟坐了会儿,我说要走,我开车送他们走了。就是三个人。

    审:黄超通过支付宝转的21是否给任华彬?

    任:是。

    审:转的时候怎么说?

    任:买东西,我转给余军。

    审:是不是上午1千下午2万,是不是借的?

    任:不是借的,余军晓得。

    审:你转给余军怎么说的?

    任:没说什么。

    审:余军心领神会?

    任:他晓得。

    余:他给我说的,我看病他给我打电话。看病21才转给我。

    审:他打电话说买毒品的?

    余:恩。

    审:说买毒品帮人买还是任华彬自己买的?

    余:说给他带回来,没说哪个的。

    审:21是买毒品的?

    余:是。

    审:你认识余军?

    李:不认识。

    余:认识。

    审:李建春你到底交毒品给余军没有?

    李:没有。

    审:任华彬你借黄超钱没有?

    任:没有。

    审:21买毒品?

    任:是。

    审:卖毒品给他没有?

    任:没有。

    审:怎么给余军说的?

    任:喊他给黄超带毒品回来。

    审:后面和余军去潼南做什么?

    任:毒品交给黄超。

    余:属实。

    审:鉴于今天的时间关系,今天的庭审活动到此结束,下次开庭另行通知,休庭!(敲法锤)旁听群众退庭。

     

     

     

     

    司法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