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公开 >> 庭审公开

    被告人解铭犯贩卖、制造毒品罪一案庭审

    信息来自: 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者: sgb    发布时间: 2017-11-17    点击率:1409 次

    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由:贩卖、制造毒品罪

    开庭时间:20171012日上午930

    开庭地点:刑事第二审判庭,第一次开庭。

     

    书记员:法警,被告人是否押解到候审室?

      警:被告人已押解到候审室候审。

    书记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庭规则》,现在宣布法庭纪律:

    第一条 全体人员在庭审活动中应当服从审判长的指挥,尊重司法礼仪,遵守法庭纪律,不得实施下列行为:

    (一)鼓掌、喧哗;

    (二)吸烟、进食;

    (三)拨打或接听电话;

    (四)对庭审活动进行录音、录像、拍照或者使用移动通讯工具等传播庭审活动;

    (五)其他危害法庭安全或妨害法庭秩序的行为。

    第二条 检察人员、诉讼参与人发言或提问的,应当经审判长许可。

    第三条 旁听人员不得进入审判活动区,不得随意站立、走动,不得发言和提问。

    第四条 媒体记者经许可实施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行为,应当在指定的时间及区域进行,不得影响或干扰庭审活动。

    第五条 对违反法庭纪律的人员将予以警告;对不听警告的,予以训诫;对训诫无效的,责令其退出法庭;对拒不退出法庭的,指令司法警察将其强行带出法庭。

    第六条 行为人违法本纪律第一条第四项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暂扣其使用的设备及存储介质,删除相关内容。

    第七条 行为人实施下列行为之一,危及法庭安全或扰乱法庭秩序的,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一)非法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刀具或者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毒害性、腐蚀性物品以及传染病病原体进入法庭;

    (二)哄闹、冲击法庭;

    (三)侮辱、诽谤、威胁、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诉讼参与人;

    (四)毁坏法庭设施,抢夺、损毁诉讼文书、证据;

    (五)其他危害法庭安全或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

    书记员:公诉人、辩护人入庭。

    书记员:值庭法警入庭执行职务。

    书记员:全体起立。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庭。

    审判长:请坐下。

    书记员:报告审判长,庭前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报告完毕。

    审:(敲击法槌)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现在开庭。

    审:法警,传被告人解铭到庭。

    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九十条的规定,法庭现在对被告人的基本情况进行核实。到庭被告人叫什么名字?向法庭陈述你的出生年月日、民族、出生地、文化程度、职业、家庭住址。

    被:解铭,男,1968422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码510121196804225016,汉族,初中,户籍所在地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住福兴镇。

        审:你是否曾经受过法律处分?受过何种处分?是什么

    时间、什么原因受到法律处分的?

    被:无。

    审:因本案你是什么时间被刑事拘留的?什么时间被逮捕的?

    被:20161122日被拘留,20161229日被逮捕。

    审:你是否在开庭10日前收到了本院送达的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副本?

    被:收到了。

    审:你是否在开庭3日前收到了本院开庭传票?

    被:是。

    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本院今天依法公开审理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解铭犯贩卖、制造毒品罪一案。

    审:现在宣布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公诉人的名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的规定,本案由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法院审判员李飞鸿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郑继兵就是我右边这位法官、席晓英就是我左边这位,组成合议庭,书记员赵清锐担任本案的文字记录。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苏钰程、书记员韩健出庭支持公诉。

    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九十三条的规定,诉讼参与人在法庭审理过程中享有下列权利: 

    (1)申请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公诉人、鉴定人和翻译人员回避;

    (2)提出证据,申请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证据,申请重新鉴定或勘验、检查;

    (3)被告人可以自行辩护或委托他人辩护; 

    (4)被告人可以在法庭辩论终结后作最后陈述。

    审:被告人肖涛、陈俊、李俊本庭刚才宣布的权利听清楚没有? 

    被:听清楚了。 

    审:被告人如果认为刚才所宣布的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公诉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可以举出事实和理由,申请其中人员回避。但是否回避,审判人员、书记员的回避由本院院长决定,公诉人的回避由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决定。 

    审:被告人解铭听清楚没有?是否申请回避?

    被:不申请。

    审:辩护人是否申请回避?

    辩:不申请。

    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利以外,还可以委托律师或亲友为其辩护。人民法院也可以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为其辩护。被告人解铭亲属为其委托四川陈理律师事务所律师万晓洪担任其辩护人。今天万晓洪律师已到庭。被告人解铭,你是否同意上述律师为你辩护?

    被:同意。

    审:接下来的庭审分成三个部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被告人作最后陈述。现在开始法庭调查。在法庭调查过程中,被告人可以就起诉书指控的犯罪进行陈述,公诉人可以讯问被告人。辩护人经审判长许可,可以向被告人发问。讯问或发问的内容与本案无关的,本庭将予以制止。

    审:首先,进行法庭调查。由国家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公:(宣读起诉书)审判长,起诉书宣读完毕。

    审:被告人,刚才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听清楚没有?与你收到的起诉书副本是否一致?

    被:听清楚了,一致。

    审:被告人解铭,你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有无异议?如有异议,是对指控的哪些事实有异议?

    被:有异议。那个大概2公斤冰毒是我卖的,我没有喊人卖。

    审:控辩双方就案件事实向被告人解铭发问。首先由公诉人发问。

    公:起诉书指控你20103月和唐永平共谋制造冰毒当时是谁提议的?

    被:记不到了,好多年了。

    公:在唐永平亲属唐国华老屋里面,就是制毒地点是谁选的?

    被:他选的,我找都找不到那里。

    公:你们二人商量好要制毒后,唐永平选择的制毒地点?

    被:唐永平是谁?

    公:你是和谁商量制造冰毒的?

    被:““黑娃儿””。

    公:你和“黑娃儿”商量好制造毒品后“黑娃儿”在遂宁这个制毒地点制毒?

    被:应该是。

    公:20103/4月这一次你和“黑娃儿”在永兴镇制毒的这个制毒原料、工具、毒资是谁提供的?

    被:工具、毒资,反正钱是我出的。

    公:出了多少钱?

    被:记不到了,几万元。

    公:几万元买制毒的原料、工具?

    被:是。

    公:制毒原料、工具是怎么运输到制毒点,从成都运送到遂宁市永兴镇?

    被:不晓得。

    公:是谁运的?

    被:“黑娃儿”。

    公:你参与没有?

    被:记不到了。

    公:刚才你也说第一次3/4月制造毒品2公斤甲基苯丙胺是由你进行了贩卖,能否提供具体下家信息?什么时间、地点卖给谁?

    被:记不清楚,卖给了三哥的那个人,反正喊的三哥。

    公:你是否记得清楚卖给三哥的2公斤冰毒是永兴制造的?

    被:应该是。

    公:你能否确定?

    被:是。

    公:你是否清楚“黑娃儿”有无其他制毒或贩毒行为?

    被:不晓得。

    公:是不清楚还是明确他没有?

    被:不清楚。

    公:你卖2公斤冰毒单价是多少?

    被:卖的30多万。

    公:在20109月份公安机关查获的制毒点的时候你在哪里?

    被:好久查的。

    公:在20109月份?

    被:记不清楚,反正我在成都。

    公:为什么你离开制毒点后为什么没返回?

    被:他打电话说出事了我就没回来。

    公:他是谁,是不是“黑娃儿”?

    被:是。

    公:没回来前制出毒品没有?

    被:没有。

    公:是半成品?

    被:是。

    公:你归案情况,在20161222日你在高速路口被防爆队员挡获的时候没带身份证?

    被:身份证掉了。

    公:有无驾照?

    被:有驾驶证。

    公:驾驶证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是否是真实的是你的?

    被:是。

    公:民警比对你身份信息是否现场进行的?

    被:记不到了,他问我的时候我说没身份证。

    公:当时民警怎么问的?

    被:他问我身份证在哪儿,我说没得掉了,他问我叫什么名字。

    公:驾驶证是民警从你包里搜出来的还是你主动交的?

    被:放我包包里,我有各背包。

    公:是民警从你包里搜出来的?

    被:是。

    公:当时你有无告诉民警你是网上追逃逃犯,曾经制毒没有?

    被:逃犯没说,我说了姓名的。

    公:发问完毕。

    审:辩护人有无问题向被告人发问?

    辩:你是怎么到案的,请说下你到案的经过?

    被:110喊查车的时候问我有无身份证没有,我在车上说没有,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是解铭,问我哪里的,我说金堂的。反正弄到车底下,问我姓名,我只有个包包在车上面,。

    辩:你是否主动告知公安机关你是在逃人员?

    被:没说,我只说我叫解铭。

    辩:有无给过50克样品给唐永平?

    被:没有。

    辩:发问完毕。

    审:公诉人有无补充发问?

    公:之前在侦查机关供述和公诉人讯问你,你都曾讲过第一次制造2公斤冰毒给“黑娃儿”贩卖,为什么开庭你说该冰毒是你自己将冰毒贩卖?为什么出现前后矛盾?

    被:我以前说的是我自己卖的,我说是我卖的,他们把情况改了说不是我卖的,我就说他卖的。

    公:“黑娃儿”你从头到尾跟他接触有大半年时间,中间你是否清楚“黑娃儿”有贩毒行为?

    被:不清楚。

    公:你们俩一起制造出冰毒你自己带回成都贩卖还是二人一起带回去的?

    被:带是他带回来的。

    公:带回来后交给你再去贩卖?

    被:是。

    公:在看守所对你讯问你很多细节说记不清楚?

    被:记不清楚。

    公:记不清楚和你推测是两个概念。请你回忆能否记清楚20103/4月份冰毒是谁带回成都贩卖?

    被:带肯定是他带回去的。

    公:贩卖的行为是谁,他把钱给你还是你去卖?

    被:我自己拿去卖的。

    公:这个能够记得清楚?

    被:记得清楚。

    公:这次你说卖了30多万的钱给黑娃分了多少?

    被:晓不得了。

    公:卖记得清楚,分钱记不清楚?

    被:记不清楚拿了多少钱给他。

    公:卖确定是你卖的?

    被:是。

    公:发问完毕。

    审:你和唐永平最初制造出来的2千克冰毒,你说是你自己卖的,这个冰毒是谁给你的?

    被:唐永平(“黑娃儿”)。

    审:卖了多少钱?

    被:30多万。

    审:到底给他分钱没有?

    被:拿了钱给他,记不清楚拿了好多。

    审:你在公安机关交代是否属实?

    被:属实。

    审:公安机关对你刑讯逼供没有?

    被:没有。

    审:在讯问笔录上签字是否你本人签的?

    被:签字是。

    审:当时给你看过讯问笔录没有?

    被:看是看过,但是我看不清楚。

    审:你说你们制造出的2千克冰毒是“黑娃儿”带回成都的?

    被:应该是他带回的。

    审:他带回成都交给你时清不清楚你是拿去卖?

    被:反正我拿去是卖的。

    审:他是否清楚你拿去卖?

    被:不晓得他是否清楚,应该是清楚的。

    审:你给他说制造出来做什么?

    被:没给他说。

    审:分钱的时候他清不清楚分的钱是卖了2千克冰毒的钱?

    被:没给他说,不晓得他清不清楚。

    审:你给他钱的时候怎么说的,为什么要分钱?

    被:说了,记不到了这么久了。

    审:记不清楚说的话,但是你给他的钱是否是卖了2千克冰毒的钱?

    被:不晓得是不是那个钱。

    审:辩护人有无补充发问?

    辩:没有。

    审:控辩双方有无需要对质的问题发问?

    公:没有。

    被:没有。

    辩:没有。

    审:现在由控辩双方就指控的犯罪进行举证、质证。举证一方应当告知法庭证据的种类、来源和要证明的内容,在法庭上出示或者宣读,并交由对方辩认或者阅看。控辩双方可以就证据发表意见,并且可以相互辩论。先由由公诉人出示指控证据。

    公:下面公诉人出示第一组证据:

    1.书证

    1)立案决定书2010.9.28;

    2)拘留证2016.11.22; 拘留通知书;

    3)变更羁押期限通知书;

    4)批准逮捕决定书,逮捕证2016.12.29;

    5)鉴定意见通知书;

    审:对公诉人出示的第一组证据,被告人及辩护人有无异议?

    被:没有异议。

    辩:没有异议。

    审:公诉人出示的第一组证据客观、真实,系公安机关依法搜集,对公诉人出示的第一组证据予以确认。

    公:下面出示第二组证据。

    2.解铭供述;

    3.证人证言:

    1)唐永平  绰号“三娃子” 2011.1.10   二卷31;

    2)唐国华  2016129日 船山禁毒大队 二卷48;

    3)汪素琼  证言(卷2P67-76,共询问2次);

    4)青发亮  证言(卷2P77-79,共询问1次);

    5)刘勇  供述(卷2P80-110,共讯问3次);

    6)解伦  2017.7.31 成都市金堂县福兴镇 补查二3;

    审:对公诉人出示的第二组证据,被告人及辩护人有无异议?

    被:没有意见。

    辩:首先公安局对解铭身份信息盘查、解铭供述,证明解铭有自首情节。二是对两公斤毒品处理,解铭供述前后存在不一致情形。在1/2/3次供述中卖给三哥的人,5/6次供述说记不清楚了,第7次供述说黑娃拿去卖的(详见供述材料)。唐永平供述也出现前后不一致,唐永平在第6次讯问笔录中供述与前五次供述不一致,唐永平为了自己利益可以编造谎言,对于已经制造出的2公斤毒品处理唐永平供述也不一致(详见供述材料)。唐永平供述毒品是解铭带走了,另一次供述2公斤毒品是他自己卖的。在遂宁船山区禁毒大队第二次讯问笔录,唐永平供述是解铭带毒品到成都,唐永平自己开车回成都。对于唐国华证言证实唐永平、解铭第一次制毒时间是20104月底一个晚上,证实唐永平、解铭在老房子第一次做的时间是4月底,汪素琼证言也证实第一次制毒是4月份。对青发亮证言证实2010319日发现唐永平制毒,报警,而其他人证实均是20104月制毒,因此青发亮证言不真实。公安机关25日立案,27日出警。不能排除青发亮作为公安机关线人的可能性,应当予以排除,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对于刘勇的讯问笔录,他在讯问笔录只提及“黑娃儿  ”没有提及解铭,说明解铭与这些毒品没有关系,他他哥哥詹星(音)在一起,说明毒品来自詹星等人。

    审:对公诉人出示的上述证据,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合议庭评议认为对上述证据暂不确认,休庭后合议庭综合评议。

    公:出示第三组证据。

    (1)       到案经过及情况说明  二卷1;

    2)扣押清单  卷三67;

    3)协查通报  卷三 89;

    4)抽样笔录、称重报告   卷三90;

    5)现场检测报告   卷三97;

    6)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卷三  102;

    7)解铭户籍信息、在逃人员信息表等;

    8)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概貌图及现场照片(卷3P68-87;

    9)辨认笔录;

    10)视听资料、电子数据/光盘2张(卷2P111;

    11)鉴定意见;抽样笔录、称量报告、鉴定聘请书、鉴定书、鉴定意见通知书等(卷1P15-16;卷3P90-95;

    12)情况说明,船山区公安分局出具。犯罪嫌疑人交代曾因吸食毒品被拘留过,由于年代久远,未能核实。

    公:所有证据出示完毕。

    审:对公诉人出示的第三组证据,被告人及辩护人有无异议?

    被:没有意见。

    辩:对到案经过的过程是公安局防爆大队对大巴车防查工作发现解铭未带身份证,关于最高法解释可以证明解铭具有自首情节。关于公诉机关提出的补充说明今天庭上没有提交,没有经过出示、质证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以到案经过为准。判决书是“黑娃儿”贩卖毒品事实不能证明解铭有贩卖毒品的事实。

    审:对公诉人出示的搜查、称量、取样、鉴定等相关证据系有权机关作出,内容客观真实,合议庭予以确认。对于其他证据如归案说明,合议庭暂不确认,待休庭后综合确认。

    审:被告人及辩护人有无证据向法庭出示?

    被:没有。

    辩:没有。

    审:法庭调查结束。现在进行法庭辩论。在法庭辩论过程中,控辩双方可以就本案定性、适用法律、量刑情节发表意见,并可以相互辩论。

    审:首先由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

    公:公诉人就指控解铭犯贩卖、制造毒品罪出示了相关证据。所谓贩卖、制造毒品罪是指明知毒品受国家管制而进行贩卖、制造的行为,本案中被告人解铭与唐永平二人共谋共同制造毒品,制造的目的贩卖毒品获利,二人主观上有共同贩卖毒品以及制造毒品的主观故意,客观上被告人解铭出资、负责技术,同案人员唐永平负责寻找制毒地点,在制毒过程中作为下手受解铭安排进行毒品的贩卖的行为,二人在贩卖和制造毒品行为中是共同犯罪。对被告人解铭应当以贩卖、制造毒品罪定罪处罚。本案中被告人解铭归案后能如实地供述其在2010年参与贩卖、制造毒品行为,根据刑法的规定,可以从轻处罚。本案中在庭审过程中被告人解铭供述在20103月份制造出毒品2公斤是其自己贩卖,刚才辩护人再次宣读了被告人在公安机关供述,他多数提出记不清楚,细节均不能向侦查机关提供。但是从本案中查获唐永平向刘勇等人贩卖毒品的时间在20104月份,时间上与二人制造毒品前后紧密联系,客观上刘勇向唐永平支付价款41万元,钱是由唐永平转交给解铭。从唐永平证据看,唐永平不懂一整套制造流程,其没有获取毒品来源,因此唐永平出售给刘勇毒品只能是被告人解铭跟唐永平共同制造进行贩卖。客观上明确了去向,是唐永平贩卖。对于贩卖行为,湖北省高院判决予以了认可。被告人解铭是否认定自首的情况,辩护人提出证据没有提交,由于受审查起诉期限限制,我们一直督促防爆大队,现在情况说明是柳江派出所出具,但是防爆大队执行中挡获,书面材料未进行提交,待提交后进行认定是否具有自首。公诉人提出对解铭的希望,其称在逃期间,称其每天提心吊胆,总是担心被挡获,希望被告人通过庭审活动在看守所或服刑期间认真改造。公诉意见发表完毕。

    审:现在由被告人自行辩解。

    被:没有说的。

    审:现在由被告人的辩护人发表辩护意见。

    辩:1.关于本案定罪及犯罪事实的认定问题,本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贩卖、制造毒品罪,制造毒品罪无异议,但总量是7130.23克。对其指控贩卖毒品罪有异议。我们认为解铭不构成此罪。根据公诉机关提供证据能够证实本案被告人解铭伙同唐永平20104月、9月分两次在遂宁市唐国华老屋制造冰毒毒品,共计7130.23克。对于贩卖毒品公诉机关提供证据只有被告人解铭前后多次不一致供述及同案犯唐永平多次不一致供述,且二人供述也存在严重不一致,因此不能认定解铭有贩卖毒品的事实。解铭第1/2/3次笔录中供述贩卖给三哥,5/6次称不清楚,7次说唐永平卖的,可以看出对于贩卖2公斤毒品说法有三种,其供述明显不一致。唐永平供述前后不一致,前面公安机关禁毒大队对其讯问笔录,从唐永平供述在前五次与这次不一致,与解铭制造出的冰毒。证据要有完整性,不能说只利用有利的证据。在冰毒制造出来怎么处理的供述也不一致,唐永平开始说与解铭一起回成都,这2公斤解铭带走了,后说拿给解铭卖给了刘勇,唐永平自己开车回的成都。解铭和唐永平供述在毒品次数,和贩卖毒品不一致。根据以上事实,公诉机关提供的贩卖毒品证据,结合我国法律相关规定,不能认定解铭构成贩卖毒品罪。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只有被告人口供与同案被告人吻合,排除刑讯逼供才能作为证据使用。本案二人供述及各自供述不一致,解铭对唐永平贩卖毒品根本不知情。唐永平供述有男子提2公斤毒品到场,电话联系解铭,对于真伪,只有相应通话记录才能证明。公诉机关未提供这些证据。解铭与唐永平供述根本不能吻合是典型孤证,只能作出有利于被告人判决。本案公诉人提出证据是孤证而且真实性不能确认。关于本案量刑,本案中解铭具有以下法定、酌定、从轻、减轻情节。解铭是初次犯罪,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二是具有自首情节。在防爆大队检查发现其没有带身份证,其配合检查。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是自首,自首是虽发现,或未发现主动供述自己未被发现的罪行。关于最高法关于处理自首相关规定,解铭未带身份证,主动交代罪行,应当认定自首情节。对于贩卖毒品解铭供述前后不一致不能排除侦查机关诱供可能。青发亮2010319日报警,唐过户、汪素琼均证实是4月制造毒品,青发亮的行为和公安机关行为结合来看,不能排除特勤介入可能。本案被告人系初犯、偶犯,具有自首情节,甲基苯丙胺被公安机关查获时未成形,未流入社会,未造成社会危害后果。今天当庭认罪、认罪、悔罪态度好,请求合议庭对其从轻、减轻处罚。(详见辩护词)

    审:下面进行第二轮法庭辩论,由控辩双方围绕争议焦点发表意见,解铭与唐永平制造出的2千克冰毒到底是解铭进行贩卖还是唐永平,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解铭构成自首,由于公诉人已经向法庭提出要补充相关证据,待补充出示的证据在下一次开庭质证后再辩论。发表新的公诉和辩护意见。

    审:现在由公诉人发表意见。

    公:关于被告人解铭是否构成贩卖毒品罪:解铭和唐永平制毒之初二人有贩卖毒品共同犯意,客观上解铭当庭也陈述了自己在永兴制毒后对毒品贩卖有获利自称3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主客观已经完成了贩卖毒品行为。至于毒品是如何贩卖?是亲自贩卖还委托唐永平贩卖,本案中虽然辩护人提出解铭和唐永平供述前后出现了矛盾,但二人在笔录中均对矛盾作出了合理解释。解铭提出前几次自己记不清楚,和结合实际上归案与案发相隔六年的客观情况,其作出了合理解释。而唐永平陈述中称解铭案发后进了看守所没有管过的理由也属客观事实,在案证据有刘勇、唐永平贩卖毒品刚好是2公斤的指控。唐永平和刘勇对贩卖客观事实进行了印证,唐永平和解铭制造毒品时间在20103/4月份,刘勇购买毒品也是在20104月份,除了永兴制造毒品,其他地方再制造毒品,从时间逻辑来说可能性几乎不大。毒品制造人员和出售情况有唐永平和录用供述,二人供述交易毒品时唐永平有经常通电话情节。可以看出唐永平不是一个人卖毒品,而毒品来源从时间和客观情况分析已经形成了完整证据锁链,能够排除唐永平从其他地方获取毒品进行贩卖毒品的可能性。湖北高院判决载明事实是清楚的,证据充分,应当充分认定解铭贩卖毒品2公斤的事实。意见发表完毕。

    审:现在由被告人答辩。

    被:没有。

    审:现在由被告人的辩护人发表意见。

    辩:解铭贩卖毒品与“黑娃儿”唐永平贩卖毒品并不是同一毒品,来源不同,“黑娃儿”45日与刘勇成交2公斤。“黑娃儿”证实20103月底,4月初根本没有制作。虽然解铭承认自己贩卖2公斤毒品,但根据刑事诉讼法只有被告人供述不能认定有罪处以刑法。公诉机关说补充侦查出示证据,过了审查期限提供证据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所以解铭应当认定为自首。

    审:法庭辩论结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的规定,在法庭辩论终结后,被告人有最后陈述的权利,现在由被告人作最后陈述。

    被:没有。

    审:(鉴于本案案情)本庭将在休庭以后对本案的事实、证据及适用法律进行全面合议,并充分考虑控辩双方的意见及被告人的辩解。评议后择期宣判,复庭、宣判时间另行通知。今天的庭审到此结束。

    审:现在休庭(敲法槌)。法警!带被告人退庭。

    书:请审判长、审判人员退庭。(审判长、审判人员离开后)请其他人员退庭。

     

     

     

    司法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