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调研 >> 审判实务研究

    虐童入罪浅析

    信息来自: 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者: 63ccn    发布时间: 2015-5-18    点击率:6352 次

    论文提要:近年来,我国相继发生多起幼儿园教师伤害幼儿的恶性事件,令人发指。事后,各地教育部门纷纷出台相关规定,严禁幼儿园体罚和变相体罚幼儿,从严选拔教师,严格考核师德。但是为什么在社会指责、网络谴责的高压形势下,虐童事件仍然无法得到遏制,究其原因,法律制裁深度、力度未能有效延伸。最近在网上炒的很热的温岭女教师事件,吸引了众多眼球,该案由温岭公安局刑事立案,经过深入侦查,最终依法撤销刑事案件,对女教师颜某作出行政拘留十五日处罚。近年来,我国相继发生多起幼儿园教师伤害幼儿的恶性事件,令人发指。事后,各地教育部门纷纷出台相关规定,严禁幼儿园体罚和变相体罚幼儿,从严选拔教师,严格考核师德。但是为什么在社会指责、网络谴责的高压形势下,虐童事件仍然无法得到遏制,究其原因,法律制裁深度、力度未能有效延伸。

    一、温岭事件梗概

    事件的起因是有人在网上公布了温岭市城西街道蓝孔雀幼儿园女教师“虐待”儿童的照片,从该组照片看,其中一张是一幼儿嘴被胶带封住嘴,一张是一幼儿在垃圾桶里面,一张是一女教师提着一儿童的耳朵,一张是一幼儿头顶脏簸箕。这几张照片确实触目惊心,网友疯狂转发,各大门户网站都有对此事的报道,其中在一个网站制作的相关专题中24小时内的讨论就已经超过150万条留言,央视也进行了报道。

    二、虐童事件--“社会百态

    (一)司法实践态度

    温岭女教师事件发生后,温岭公安机关于2012年10月25日以寻衅滋事罪对此进行立案侦查,并对颜艳红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10月29日提请温岭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检察机关审查后认为该案需要补充侦查。其间,嫌疑人亲属又要求司法鉴定。温岭市公安局于11月5日依法向检察机关撤回案件,继续侦查。后警方依法撤销刑事案件,对其作出行政拘留十五日的处罚,羁押期限折抵行政拘留。温岭警方16日依法释放颜某。

    太原市蓝天蒙台梭利幼儿园一女老师,狂扇女童几十个耳光,其他孩子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施暴。事后虐童涉事教师已被行政拘留15天,该幼儿园也已被取缔。

    (二)部分学者学说态度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曲新九曾分析:在幼儿园或小学的时候,在老师的监护之下,就形成一种监护关系,和社会上的随便打人是不一样的,我们刑法中有很多“虐待被监管人员罪”,所以这种意义上讲,监护人利用自己的监护权实施虐待的行为是可以构成虐待罪的。

    央视在《新闻1+1》中采访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时,洪教授表示,虐待儿童的行为一定追究刑事责任,从目前我国《刑法》的规定来讲,也只有这个罪(寻衅滋事罪)比较能够用得上。另外还有一个罪能有,但是因为它标准过高,就是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罪法律要求,被害人所受的伤必须要达到轻伤以上,而这个案件中,受虐待这些儿童和孩子,就他们受伤的程度来讲,可能是没有达到轻伤以上,因此伤害罪用不上。”

    (三)舆论态度

    舆论媒体将有违师德的行为公诸于世,引发了广泛地社会讨论,从而将相关人物与部门置于压力环境下,推动事件的解决。舆论监督对此次事件的快速、公平解决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事发至今,社会舆论包含新闻媒体,几乎一边倒的声讨虐童教师,并强烈要求追究其责任。

    三、客观对待,审慎入罪

    虐童事件老师颜某无疑师德沦丧,应该进行谴责,但是她在法律上是否构成犯罪,触犯何种罪名?在本案中我们应该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一)一个中心——以事实为依据

    从事件发生至今,没有任何权威部门对相关案件具体详情做报告,民众看到的只是几张触目惊心的照片。由于案件被害人是幼儿园未成年人,其心智尚未完全健全,要从他们身上还原事实真相比较困难。上述王志安评论员微博称对事件进行过采访调查,据其辟谣真相并非民众所想的那样。我们不轻信多数民众或者王志安评论员,真理不一定掌握在多数人手中,也不一定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从证据的角度上说,只要两个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没有排除合理怀疑,那么对该事件的真相的定义就为时过早,进而对该事件的当事人的种种评价也显得多余,还是那句老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二)两个基本点——坚持罪刑法定、坚持刑法谦抑性

    第一、坚持罪刑法定。我国《刑法》没有明确规定虐童罪,和颜艳红的行为相关的罪名有以下几个,一是《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的虐待罪,但是该行为对象要求的是家庭成员,显然幼儿园的学生不符合;二是《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的故意伤害罪,但是该罪一般要求造成轻伤以上后果,显然本案幼儿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被造成了法律意义上的轻伤;三是《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的侮辱罪,但侮辱罪是指用暴力或者以其他方法,公然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而该案显然并未侵犯幼儿的人格尊严和名誉权;四是《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寻衅滋事罪,该罪也是温岭警方立案侦查的罪名,与前述三个罪名不同的是,前面三个罪名是在刑法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和民主权利中规定的,但是寻衅滋事罪则是在刑法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中规定的。笔者认为本案中即使查证颜艳红的行为属实,那么其行为也没有侵犯社会管理秩序,也不能在该类客体之下的罪名考虑,理由如下: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是指故意或者过失妨害国家机关对社会的管理活动,破坏社会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将“虐待”幼童的行为定义为妨害社会管理秩序有失偏颇,即使将来虐童罪入刑,笔者认为也宜纳入刑法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和民主权利之中。

    行为在法律上的评价应该是违法而罪,而不是因罪择法,“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

    第二、坚持刑法谦抑性。刑法的谦抑性原则可能来源于日本,张明楷教授指出,刑法的谦抑性,是指刑法以一定的原则和规则为依据,控制一定的刑罚轻重程度和处罚范围,即只要是适用其他法律足够抑制某种特定的违法行为,同时足以保护某种特定的合法权益时,就不能将其规定为犯罪;凡是适用相对较轻的制裁方法足够打击和抑制某种犯罪行为,同时足以保护某种合法权益时,就不要规定相对较重的制裁方法。这种表述还有一切从轻之意,即在实践中能适用行政法、民法、商法等法律足以保护某些合法权益时就不要适用刑法。总之,刑法谦抑性的内涵有一定的谦抑收缩之意。

    本案虐童事件发展到现状,舆论的过度渲染毫无疑问的给司法工作人员带来了社会包袱。从道德上,我们理解民众的心情,也谴责恶劣的行径,但温岭事件中颜艳红是否必须从刑事入罪上处理?根据刑法的谦抑性,如若不是必须,完全可以从行政责任方面予以追究,予以行政拘留或者罚款,并同时进行民事赔偿。司法部门对温岭事件的处理虽在民意之外,却在法理之中。

    法律反思

    (一)国内外虐童法律保护简述

    欧美有关虐童方面的法律法规以及相关机构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逐步完善。国际上有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要求对儿童要进行特别的照顾和保护。美国的法律会更加的详细一些,比如说美国有专门的防止儿童虐待与处理法,还有包括虐待报告法这是一般的法律。从刑法的角度上来看,美国几乎每个州的法律都把虐待儿童作为一种犯罪来处理,美国这里面最重要的机构比如1972年成立的预防儿童虐待组织,它不仅有全国性的一个这样的组织,而且在各个州也设立了它的分支机构。在欧洲,不仅各个国家有这样的法律,比如英国专门的儿童法案1989年儿童法案,在整个欧洲层面上还有欧洲儿童网络等对于虐待儿童以及相关的侵害儿童权益的行为进行裁决的机构。

    当前,我国主要通过《未成年人保护法》、《义务教育法》等相关法律对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进行保护。《未成年人保护法》中虽然明确规定了禁止虐待和遗弃未成年人,但司法实践中,并不能以此法对相关当事人进行刑事制裁。我国的法律当中并没有具体的针对性的规定,这就使得对于虐童的刑事法律真空化。

    (二)虐童罪应纳入刑法

    儿童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和希望,由于他们自身的心智发育不健全的特点,很多时候即使受到了侵犯,却不能正确的表达。鉴于此,我们应该加大对未成年人的特别保护,本案所遭受的尴尬也在于我国虐童行为没有入刑,因此虐童罪入刑很有必要,而且应该单列为一项罪名。笔者认为,将来虐童入刑时可做如下考虑:

    1.犯罪客体方面。从无数现实案例可知,虐童行为明显是侵犯儿童的身心健康权利,也即是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因此虐童罪应该编入刑法分则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和民主权利当中。

    2.犯罪客观方面。所有对儿童严重不合理、不合法的侵害,并不只限于躯体伤害,都应纳入虐童罪的客观行为范畴。根据国际儿童福利联合会于1981年对虐童作出的分类,虐童行为可以分为以下几类:其一,家庭成员忽视或者虐待儿童;其二,有关机构忽视或者虐待儿童;其三,家庭以外的剥削(童工、卖淫等);其四,其他虐待方式。其中,家庭成员忽视或虐待又可以分为躯体虐待、忽视、性虐待和心理情感虐待。具体而言,虐待罪要求有损害儿童身心健康的行为,有儿童的身心损害的的结果,而且损害结果必须严重,损害行为与结果之间有因果关系。

    3.犯罪主体方面。任何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只要非法侵害儿童身心健康都可以构成该罪的主体。

    4.犯罪主观方面。受封建社会“父为子纲”、“黄金棍下出好人”等传统观念的影响,现在社会上还有不少人认为父母、老师体罚儿童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传统观念的体罚教育仅限于有度的警示、惩罚。肆意妄为、毫无法度的体罚教育,主观上有着积极追求结果发生或者是放任结果发生的故意,必然符合犯罪构成主观要件。因此,对待父母、教师等特殊群体的虐童行为入罪,只要主观上具有侵害儿童合法权益的故意,不因主体身份特殊而异。

    在国外虐待儿童的行为是法律高压线,但在中国却还是一条看得到、摸不着的灰线,虽然形式上禁止但定性模糊。因此,我们应当尽快的完善刑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以形式上的改动实现实质性的飞跃,从而遏制虐童行为,同时为奋斗在司法第一线的工作人员解决此类问题时构建出法律框架。

    参见http://zj.sina.com.cn/news/d/2012-11-07/073831238.html

    参见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2011年12月,法律教育出版社,第914页。

    张颖杰、李茂华:“刑法谦抑性思想溯源”,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10月第7卷第5期,第23页。

    张明楷:“论刑法的谦抑性”,《法商研究》,1995年第4期,第17页。

    详见人民网http://edu.people.com.cn/n/2012/1029/c1053-19418802.html


    工作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