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调研 >> 审判实务研究

    船山法院民间借贷纠纷类执行案件的统计分析

    信息来自: 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者: 63ccn    发布时间: 2015-5-18    点击率:3029 次

    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之间、自然人与企业(包括其他组织)之间,一方将一定数量的金钱转移给另一方,另一方到期返还借款并按约定支付利息的民事法律行为。民间借贷作为一种自发的民间融资活动,对激活民间资金、促进民间经济发展、改善民间生产生活难题等方面,都发挥了十分重要的积极作用,其存在和发展直接影响着国家、地区的金融安全和经济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随着现代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民间投融资”的日益活跃,民间借贷交易混乱、缺乏监管、趋利性强等特点导致“问题借贷”、相应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随之增多,并呈现多样化趋势。在这种背景下,如何发挥司法能动性,在依法审判和执行的同时,为民间借贷市场的规范发展提供积极有效的司法应对,成了新时期法院实践中面临的的重要课题。

    一、民间借贷纠纷类执行案件的现状

    自2012年起,船山法院辖区内民间借贷纠纷类执行案件大幅增加,总体呈现“三高一低”的发展态势,即案件数量多、所占比重大、执行标的大,有效执结率低。2011年,船山法院受理民间借贷执行案件313件,占全年民事执行案件的21.58%,执行标的2329.9万元,结案262件,有效执结标的1195.1万元,有效执结率51.29%;2012年,受理民间借贷执行案件659件, 占全年民事执行案件的33.36%,执行标的6546.6万元,结案647件,有效执结标的4191.1万元,有效执结率64.01%;2013年,船山法院受理民间借贷执行案件784件, 占全年民事执行案件的44.72%,执行标的11158.4万元,结案778件,有效执结标的7663.6万元,有效执结率68.68%。从数据上看,三年来,我院民间借贷执行案件收案数增长速度迅猛,呈骤升之势,在执行案件总数中所占比重在不断增加,执行标的额越来越大。(详见表一)

    表一:民间借贷执行案件收案情况表


    年 度

    执行收案总数

    民间借贷执行收案数

    民间借贷执行案件结案情况

    结案数

    申请执行标的(万元)

    到位标的(万元)

    2011

    1450

    313

    262

    2329.9

    1195.1

    2012

    1975

    659

    647

    6546.6

    4191.1

    2013

    1753

    784

    778

    11158.4

    7663.6

    合 计

    5178

    1756

    1687

    20034.9

    13049.8

         另外,民间借贷执行案件的自动履行率呈现越来越低的态势。2011至2013年,民间借贷执行案件自动履行率分别为74.04%、40.64%和32.39%,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民间借贷执行案件需要法院强制执行或采取其他执行措施才可执行结案,这无疑需要法院付出大量的努力;其次表现在强制执行案件逐年增加,2011至2013年,民间借贷执行案件强制执行的比例分别为4.19%、28.74%、34.96%。强制执行案件比例的增加表明自动履行、和解等以和平方式执结的可能性降低,案件执行难度增大,并且在一些案件中即使采取了强制性措施,也未必能够执行到位。(详见表二)

    表二:2011-2013年船山法院民间借贷执行案件结案情况表

    年度

    收案数

    结案数

    结案方式

    自动履行

    和解

    强制执行

    程序终结

    其它

    2011

    313

    262

    194

    28

    11

    20

    9

    2012

    659

    647

    263

    84

    186

    82

    32

    2013

    784

    778

    252

    153

    272

    79

    22

    民间借贷执行案件已成为当前法院执行案件的重要组成部分,几乎占法院执行案件总数的半壁江山,其执行效果直接影响到法院执行工作的整体和全局,对执行质效评估数据的优劣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二、民间借贷案件在执行中面临的困境分析

    (一)被执行人难找

    不单只是在执行阶段,在民间借贷案件审理阶段就出现了较多的债务人外出避债或下落不明情况。部分被执行人长期外出避债,有些被执行人甚至举家外出,在其户籍所在地无法查找,其所在的村委会、居委会亦不知晓其下落。部分被执行人虽未外出但居无定所,存在借住、租住等情形。上述情形的存在,使得执行人员在查找被执行人时面临很大困难,被执行人往往在进入审理之前就已销声匿迹,其亲戚朋友也多隐瞒线索不予提供,更少有被执行人主动到法院接受询问或自动履行的情况。

    (二)被执行人财产难寻

    一是部分被执行人为了追逐利润和一夜暴富的梦想,多方借入巨额资金,孤注一掷的投入到做生意或承包工程当中,由于选择不当或经营不善而深陷巨额债务当中,自然也无力偿还所欠债务。这些被执行人在资不抵债的情况下,大多通过买卖、赠与、离婚、分家、析产等方式转移财产,然后出逃,但也有部分被执行人是有钱而不想还,故意转移财产后外出逃避追债。二是部分被告人不出庭缺席审理的案件,因承办人审查确认证据时未严格把关,导致一些违法借贷(如赌博借款、吸毒者借款,高利贷借款等)得到法院的支持,这类案件在执行中,被执行人抵触情绪大,执行效果不佳。三是一些标的大的借款案件大部分是集资诈骗类刑事案件或民间融资机构由于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借款而人去楼空,逃之夭夭,如债务人刘峰系列纠纷案,我院立案执行29件,标的额达7000万元,其中民间借贷纠纷占22件,标的额达5000万元。上述几种情况被执行人往往在进入诉讼程序之前就已将有关财产转移完毕,所以进入执行程序时基本已是三无人员,即“无房、无车、无存款”。此种情况下,申请执行人无法提供被执行人的下落和财产线索,执行法官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法执行。

    (三)被执行人财产难变现

    1.在处理不动产方面。很多被执行人往往只有一套房产,而且产权所有人或为配偶或为子女或为夫妻共同共有。即使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对被执行人及其所抚养家属生活所必须的居住房屋,人民法院可以查封,但不得拍卖、变卖或抵债”而难以执行。更有甚者让老、弱、病、残、孕的家属住在房屋中阻碍执行,而且牵涉到房屋的问题,被执行人及其家属往往情绪激动,动辄以死相威胁,极易引发信访、缠访、闹访事件,这种情况下,考虑到社会的稳定因素,执行人员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采取查封房屋、待后处理的执行方式。

    另外涉及到农村宅基地的处理方面也存在诸多障碍。由于受法律和国家政策的限制,农村宅基地的买受人只能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买受人范围十分狭窄,且受经济条件制约,加之在农村熟人社会的环境下,碍于面子等因素考虑,多数有购房需求的人也很少会购买此类房屋。

    2.在处理动产方面。由于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导致动产的实际变现比例不高。一是动产价值较低,且由于评估、拍卖的周期较长,其价值的变动较快,在评估之后的拍卖过程中可能发生价值降低,如车辆、电器设备等;二是部分动产涉及行业性较强,可利用的范围较窄,交易难度大,如纺织、酿酒等机器设备等;三是有些特殊动产的交易受制度约束,导致交易成本上升,成交率较低,例如针对违章车辆的交易,现有制度要求办理过户需要将之前的违章全部处理,但是原所有人又不可能主动接受处理,这就意味着只能是买受人来处理,从而导致买受人对被执行人的违章车辆这类财产望而却步。

    (四)被执行人资不抵债

    民间借贷案件的执行标的越来越大,往往由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不等。申请人大多为了达到自己获取高利息回报的目的,对借款人的偿还能力未作充分了解,同时也没有要求借款人出具相关抵押、担保等手续,在申请人本身就无偿还能力的情况下盲目出借。这种情况下,无论执行人员如何执行,被执行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偿还的。另外,一些隐含高利贷性质的民间借贷案件,申请人往往穷清威胁恐吓等索债手段,被执行人能够偿还的,也早已清偿,最终申请人申请法院执行的,被执行人也大多已无力偿还,导致执行难度加大,标的到位率偏低。

    (五)被执行人恶意逃债

    有些被执行人在借得款项后采取故意隐匿、转移财产等方式恶意讨债,且以“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姿态对抗执行,或者以“我愿意还钱,但是我没有钱”的方式假意配合执行,实则抗拒执行。另外被执行人以改变原有资产名称或所有权人的方式逃避债务的行为屡见不鲜。此类“逃债”行为在我国民诉法和相关的法律规定中没有明确规定,在执行过程中很难有准确的对策,虽然有的采取了追加被执行人的办法,但变更或追加义务主体是个比较复杂的理论和实践问题,也涉及具体程序问题,所以在操作的过程中会有一些困难。部分被执行人在诉前就已将自己的财产转移、隐匿,这种情形多半发生在离婚诉讼和家族企业的运作中,夫妻公司占多数。高速发展的金融环境和疯狂的“楼市”,致使民间融资机构和高利贷(俗称放水)如雨后春笋般遍地皆是,其中一部分被执行人既无资质也无财产,以诈骗为目的,许诺高利息回报,大量吸收民间资金后失踪。

    三、破解民间借贷案件执行难的经验总结与对策建议

    (一)强化法制环境营造

    通过法律宣传,增强出借人的风险防范意识。法院应动员社会各界,如新闻媒体、电子网络、社区平台等进行民间借贷法律知识宣传,让群众了解民间借贷活动中的法律风险,使借款双方能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从根源上遏止民间借贷案件执行多、执行难等问题。

    (二)加强审、执“结合”

    强化审理过程中的审查力度,法院应当通过审判职能的正确行使,加强对民间借贷的监控,查明是否存在借款合同违法以及高利贷等“问题借贷”的情形;对于确实属于高利贷的行为移交公安机关处理,防范非法集资借贷引发的风险,引导和规范民间融资行为,切实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和群众的合法权益。要加强对诉讼保全的适用,做到及时全面地开展诉讼保全工作,审判法官要积极引导出借人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切实加强财产查控,避免在执行中被执行人难找、被执行财产难寻。对可能存有财产的线索,尽可能调查确认,及时依法采取措施,并对一些未提起诉讼保全申请的,及时向其释明,避免被执行人财产转移、隐匿财产。如果对方的某项财产被采取了保全措施,申请人就可以“高枕无忧”地进行诉讼,如果案子胜诉了,即使对方拒不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也有已被保全的财产可供执行。而且,因为财产保全限制了对方对财产的处分,极大影响着被申请人的生活、生产经营,故在权衡利弊后,很多情况下,为了满足双方的利益,大多数会和解,这样既节省了时间,也顺利解决了纠纷。减少申请人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减少判决不能执行或者难以执行的可能。

    (三)完善“点对点”查询系统

    已初步实现在网上通过被执行人财产“点对点”查询系统实现共享房管局、车管所、银行等单位的数据信息。完善的查询系统可以保证执行法官足不出户便能迅速了解被执行人财产状况,大大节省了办案时间,是缓解法院案多人少矛盾和反规避执行的有效手段。目前,我市法院在这方面的工作已取得一定成效,但因为查询速度慢、反馈时间长、回复单位少,使用效果还不理想。下一步,建议上级法院尽快健全完善覆盖广、协助多、反馈快的网上“点对点”执行财产查控系统,破解法院案多人少的难题。

    (四)加强监管金融秩序

    由于大量的民间借贷中介从事资金融通业务,一旦信用风险积累后爆发,后果将十分严重,因此,对其进行监测和管理十分必要。首先要设立监测和监管机构专门从事民间借贷中介的监测和监管工作。其次,建立完善的统计监测指标体制。监测内容主要包括民间借贷中介基本情况、资金投向、利率水平、借贷期限、借款形式、抵押或担保形式、借款偿还情况等。在当前满街私人放贷的情况下,管理监督机构要加强管理,提高从业人员、机构的资金、专业技术门槛,增强公民放贷的透明度,引导、规范民间借贷行为,防止变相非法集资,破坏金融秩序,扰乱经济发展。

    (五)加大对非法借贷打击力度

    通过调研报告、司法建议等推动当地政府及公安机关重视并加大对非法集资、高利贷、赌博、吸毒等非法债务行为的打击力度,为净化社会风气,消除非法债务存在的土壤,从根本上解决非法债务转化为“民间借贷”进入诉讼和执行程序做出了不懈努力,在船山区掀起了打击非法债务的风暴。当然,人民法院在审判执行案件过程中,也要加大审查力度,对可能涉及非法债务的,要审慎鉴别,对确实属于非法债务的,要及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人民法院对公证债权文书、仲裁裁决书的立案执行,要认真审查债务的合法性,避免非法债务避开审判通过公证或仲裁直接进入执行程序。

    (六)建立执行申请备案制度

    在诉讼法或专门执行立法中建立执行申请备案制度,即申请执行人依据生效法律文书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的,如申请人也确信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或被执行人的财产暂不适合执行的,或由于其他原因申请人提出请求的,法院可暂不予立案,而通过备案登记,确认申请执行人已行使了执行请求权并予以保护,待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下落或财产线索后再正式进入执行程序的制度。这样既减少了执行积案,节约了有限的司法资源,又降低当事人诉讼成本,还能够促使债权人与债务人协议自动履行债务,有利于各方权益的优化维护。

    (七)加大执行力度

    对有履行意愿而履行能力不足的被执行人,在执行中要注重调解,尽最大努力做到执行和解;对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的被执行人,要采取纳入失信黑名单、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对有履行能力而长期逃避或转移财、隐藏财产构成犯罪的被执行人,应以拒执罪直接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工作调研